栏目导航

散文

当前位置: 易优娱乐 > 散文 >
昆明纪行
时间:2019-03-24


昆明纪行
 
  夫谓春城者,昆明也。因之四季朗清,气色景明,春暖而秋爽,冬温而夏凉,经年日丽风和,少起阴风。
 
  上、北、下、南,左、西、右、东,均可抵市中,且夫光亮而大道也。然光景殊异,或苍山,或秀水,或奇花,或异草,或长亭,或短桥,而风情不及南郭。
 
  自南郭至市中,可窥灞桥烟柳,密密绸缪,翠色以光,郁乎苍苍。缘北向以通行,往南屏而无阻,顺其自然也。不及南屏者,非游也。此有高楼广厦,市容精髓,西立碧鸡,东骧骏马,北誓忠爱,极品三坊,露寰宇之灵气,与日月齐比光。穿街心以大不美观观,哗乎?叹乎?先是闻其声,而后目其人,或于石阶上鼓瑟吹笙,或日影下手舞足蹈,或犹豫而步行,或慷慨而解囊。
 
  斜阳暖暖,月色溶溶,灯火烁烁,旅人促,万巷不空,盖恋春城之飞花,醉风尘而饮月。既破晓之微明,叹金碧之浮沉、锈土之风流。
 
  比之林静处,翠湖也。苏堤诚美,吾独爱翠湖之春晓,逢天光晴暖之日,常有三只鸥鸟,时而戾天,时而嬉水。绕扶栏而幽深,小径为石,林木成荫,野花飘飘喷香,青叶翳翳凉。
 
  歇憩而毕,余复缘金碧而西涉,直指近华浦。入门正望之,名曰大不美观观楼,颐庵长联说风流,吊祭孙翁虽不在,有朋乐自远方来。
 
  同近华浦相接者,滇池也。浩淼滇池,高原明珠,极目眺之,与天同色,朦朦无涯;身临其间,渌波荡荡,轻风习习,比之若牛之一毛,无不悲烟水之渺茫、性命之消息!池虽秀而壮美,而时光荏苒,浮生若梦,形势不及昔时,若夫颐庵在,沮叹为小洲。
 
  立池岸以高瞻,乃西山。山色似黛,山形如娥,侧壁是刀,巉岩弗成攀,斯有守望江河之大观;察其道如蛇,曲曲转转,回回盘盘,绕道上行,步至其中,一峰寂寂,万木青青,俯长水于峰下,叹龙门于云间。
 
  朝往暮归,转瞬似箭。月夜漫漫,万籁寂寂,悲从中来,目烟城而寂寞,顾草木而惨恻!
 
  作者简介:杜键,男,云南镇雄人。收集作家,诗人,《第二教室》特约通讯员,作品高中时在全国文学艺术大年夜奖赛中多次获奖。文字散见于校园报、文学网站等媒体。喜游书海,文以自娱;好交迁客骚人,乐表人生志趣。